bdsm和bdsm理念的实践

Episode 11 · February 4th, 2020 · 1 hr 47 mins

About this Episode

录制由来

19年5月,我在交友软件上认识正在成都读大三的江煙。见面聊天时,他提及自己喜欢bdsm。由此,我开始关注bdsm,也逐渐想尝试。半年多过去,我打算再找他聊一聊bdsm,以及身体的禁忌与快感。(如果想直接听bdsm的讨论,请拖进度条到第36分)

内容涉及

  • 新型冠状肺炎阴影下,江煙的困扰、我对传统媒体的思考
  • 我和江煙各自接触bdsm的过程
  • bdsm的安全性、与生活失去区隔、污名化(与担心出柜的类似)

特别摘录

  • 谈了很久的前任,对肛交很排斥,对口交也很抗拒,看得出来很不快乐。直到有一天,他扭扭捏捏地说,「其实我是一个sm爱好者,我是一个m。」他想找我试试。我没有试过。那一次正好在乌镇旅游,晚上在酒店说试试看。我顺手乱来,边缘控制、轻微地抽打。一开始会捂住他的嘴,后来不允许他出声。如果发出了声音,就有身体上的一些惩罚。他很爽。by江煙
  • 生死原本是很重大的事,但这一刻,通过把生死变成一个游戏,而真正掌控了生死。by Brook
  • 之所以没有提出正式来一场bdsm的狂欢,是我害怕他受伤害。有时候嗨起来,我害怕会不知轻重,「算了,就不要轻易尝试了」。by江煙
  • 我害怕未来的潜在伴侣,听到这些会非常失望,会离开我。by Brook

内容延伸

保持联系

近期变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