模糊地带

Episode Archive

Episode Archive

19 episodes of 模糊地带 since the first episode, which aired on March 17th, 2019.

  • 19: 沉在喝酒记忆中的身体体验

    March 29th, 2020  |  1 hr 48 mins

    在跨性别NGO做志愿者的窝窝头,邀请我参加一场非二元讨论活动。我们在一个活动上见过,又在另一场活动上碰到。讨论活动很自在和兴奋,结束后,我拉上江煙,想听窝窝头回想自己的经历。一直到深夜两点钟,按下结束键,仍然睡不着地兴奋。不是跳来跳去的兴奋,是另一种兴奋。

  • 18: 在迷惑中摇晃性别

    March 22nd, 2020  |  48 mins 41 secs

    关于性取向的论述,存在根本缺陷:作为论述基点的性别,是否稳定、又是否存在,充满诸多吊诡之处。这一期播客,CC讲述了对性别的困惑,我和江煙也想起一些事。这些性别的漏洞,在一定程度上,揭示出性别的叙述运作和生产。

  • 17: 不再寻找真理|一周年特别录制

    March 17th, 2020  |  1 hr 6 mins

    这是一期特别节目,「模糊地带」发布一整年。找西西和江煙,聊了接触播客的经历和过去一年的变化。适合在安静的晚上,或是没人的时候,一个人听。

  • 16: 不讲道理的恐艾和恐同

    March 15th, 2020  |  1 hr 20 mins

    一次群聊中,提起约炮,一个人的反应是「艾上你梅道理」。我指出这是恐艾,对方则以概率进行反驳。这场看似讲道理的对话,早已渗透了多层污名与偏见。我和多次在HIV防治组织实习的江煙,试图讨论恐艾在生活中的蔓延。江煙回忆了了解艾滋病毒前后的体会,我想起了时常遭遇的同性恋恐惧。

  • 15: 从色情作品弱势形象的代入说起

    March 8th, 2020  |  1 hr 29 mins

    对于色情作品中被强迫的女性形象的感受,我们在生活中的「挣扎体验」、不愿意认为自己是受害者,性骚扰和色情作品愉悦之间的度,污名化在性侵中的伤害,性的特殊化。

  • 14: 闲聊酷儿视角和同性恋身份

    February 29th, 2020  |  56 mins 47 secs

    江煙写完了毕业论文初稿,用酷儿理论分析《夜访吸血鬼》。在论文的致谢部分,江煙回顾了自己性取向的觉醒和酷儿意识的发展。我们一起聊了聊。

  • 13: 倾听的、共情的、关心的阿黄

    February 22nd, 2020  |  1 hr 9 mins

    性少数学生小组ColorsWorld有一个线上陪聊项目,叫「魔柜」。公众号后台回复「阿黄」,就有人陪你聊下去。在一个网友那里,我听说了这个。一次情感受挫时,我试着找阿黄聊天,意外地有被安慰到。我非常惊讶,也非常好奇。我找到发起人大黄,想问一问起源。

  • 12: 闲聊约炮和性身份

    February 8th, 2020  |  1 hr 19 mins

    聊天中,Sean会坦然说起约炮的经历。在台面上,几乎没有人说起约炮,虽然差不多每个人都做。我想找他聊一聊这个禁忌话题。

  • 11: bdsm和bdsm理念的实践

    February 4th, 2020  |  1 hr 47 mins

    19年5月,我在交友软件上认识正在成都读大三的江煙。见面聊天时,他提及自己喜欢bdsm。由此,我开始关注bdsm,也逐渐想尝试。半年多过去,我打算再找他聊一聊bdsm,以及身体的禁忌与快感。

  • 10: 被门拦住的人和事

    February 1st, 2020  |  1 hr 13 mins

    新型冠状病毒的阴影下,正在过去的春节和以往都不那么一样。散步在冷清的街上,我突然想问一问西西和第三个人,过去几天的生活样态和感受。西西很快答应,第三个人以「声音不太好、很少表达观点」拒绝了。有些失落。第三个人刚认识,没见过面,聊过一些话题。和西西在一次性别理论活动上碰面,在一场漫长的采访中热络起来,好几个月了。

  • 9: 同性恋象征了关系范式的根本变化

    January 11th, 2020  |  58 mins 39 secs

    录播客时,小菜说,这才是我们第三次见面。对我来说,这已经是我们第三次见面。我在一次性少数写作工作坊认识了小菜,他作为讲者之一,被主办方邀请过来分享经验。面对他,我总有些忐忑。邀请他录播客时,我提到可以找个晚上,录完一起睡,特地声明是在被窝一起聊天的那种睡。他拒绝了,因为没怎么和陌生人一起睡过。

  • 8: 究竟能不能在群里发约炮信息

    November 6th, 2019  |  1 hr 2 mins

    在19年女权主义学校,我认识了书书。一边吃西瓜,一边闲聊时,他提到他正在性少数公益组织「同语」工作。课上讨论发言时,他表达了对于同志运动中消费主义的反思。我好奇他的经历和想法,于是约着录播客。他同意了,并在约定的时间带着两份外卖出现。

  • 7: 山大学伴事件的两个失语群体

    July 22nd, 2019  |  1 hr 22 mins

    山大学伴事件引发关注时,我刚好在19年女权主义学校认识了茄子。她就读于山大,在朋友圈发了长段文字表达看法。我还记得,课上讨论问题时,她讲话的语调和神情,很平静、很深入。我很忐忑地发消息过去,她考虑后,答应了。

  • 6: 被家暴和谈论感受的难度

    July 22nd, 2019  |  50 mins 42 secs

    看电影《监护风云》时,我想起了小时候挨打的经历,和持续到现在的恐惧感。瑞芬看了之后,同样很有感触。我们决定聊一聊这部电影,聊一聊家暴。

  • 5: 二本污名与娘炮污名的可比性

    June 27th, 2019  |  43 mins 40 secs

    我和克明,先是在微博上互相关注。私信聊天时,惊讶地发现他正在读高三。他喜欢在微博上写大段的文字,描述自己的状态、反思遇到的问题。高考完的暑假,我们在北京见面。

  • 4: 身份是对一个人的社会规训

    May 17th, 2019  |  1 hr 16 mins

    提起10,一切充满了不确定。对不同人来说,有不同的含义,混在一起就充满了不确定。我和Yuki,在平常的聊天中经常说起这个话题,伴随着各自在生活中的经历。从这个角度,10无疑是一面镜子,或者说是一道缝隙,一窥生活如何运转的缝隙与镜子。这期播客,是我们从中看到的一些内容。